啥玩意儿哦

【双花】花辞

短打,真的很短。主要是想写。但是我很少写古风。所以很水。其实我就想写写打架(你)

梗是这位的→@来人啊给我退下 

我这篇大概就是孙哲平退(这TM居然是敏感词??)位消失一段时间之后又跑回来找乐乐的时候发生的事。是爽文没有逻辑的。

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。lof的屏蔽我也是服了。

闲散江湖人士孙x百花谷谷主乐






“你来干什么?”张佳乐拿了剑,看了看依在门口的孙哲平。

孙哲平带着斗笠,脸埋在阴影里,他背后背着一把重剑,不是葬花,张佳乐也不知道名,那把剑很旧了,剑柄上缠着的白布已经开始泛黄。

“来看看你。”孙哲平回答道,他摘了斗笠,将斗笠丢到一旁而后踏进房站到张佳乐面前。

“你还知道来?”张佳乐笑了笑,随手挑了个剑花把剑背于身后,他看着孙哲平,敛了笑意,低眉,眉心留下一道浅浅的皱纹,目光宛如出鞘利剑,向着孙哲平斩去。

“你还在生气我走的时候没知会一声?”孙哲平也不躲,他依然平静如初,任由张佳乐宛如利剑的目光刺在自己身上,他看了看张佳乐,又看了看张佳乐背在背后的利剑,又继续道,“要不我们出去切磋一下?让你消消气?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可别怪你乐爷不手下留情。”张佳乐说道,他移开目光,侧身从孙哲平身旁走过,走到房门前,他停了下来,缓缓说道,“你明知道我不是因这生气的。”随后,他又瞥了一眼孙哲平便跨过门槛走了出去。

孙哲平注视着张佳乐从房间里走出去,才缓慢低声说道,“……是,我知道。”他环视四周,这间房和他离开之前没什么两样,唯独在雕花木床旁边的桌子上多了一把重剑,那把剑孙哲平是认得的,那是葬花,他之前的佩剑,“也真是个痴儿。”孙哲平笑了笑,也走了出去。

百花谷,如其名,谷里满是花,此时正逢春,谷里开满了花,一派姹紫嫣红,有些不堪重负的枝丫低下堪堪擦过人头顶,亭台楼阁掩埋在花里,宛若人间仙境。

张佳乐着一袭红衣立于庭院里,院两边载着桃树,树枝上开着艳红的花朵,风拂过,落英纷飞。张佳乐站在那里看着孙哲平,手里拿着剑,阳光穿过花瓣间的罅隙斑驳落在张佳乐身上,风吹着他三千青丝。

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他和张佳乐相识也在这样一个春天里,寒芒扰乱满地繁花,最后他伸手相邀。如今,桃花依旧,面前仍是当初那人,满园春色收进他的眉眼,凌然剑气却从他随意一瞥间散出,衣袖间挥过他的洒脱,脊背挺直悬挂着他的倔强。

风停,孙哲平拍落落入他发里的花瓣,抽出重剑提在手里,对着张佳乐做出请的手势,说道,“来吧。”

张佳乐向他点点头,随后闭上眼,他深吸一口气有缓慢的呼出来,然后猛地一睁眼,剑出鞘,跟着剑出鞘的还有他一身的凌冽。

他们是一步一步从江湖不知名走到如今这般地位的,在他们剑下也不知有多少亡灵,侠多仁义却少有仁慈之辈,侠者以利剑破局,以美酒会友,却是以杀止杀。

寒光一闪,张佳乐的剑便到了孙哲平眼前,孙哲平抬起手里的重剑一挡,一声金石碰撞之音在院里传来,孙哲平手一抖,用重剑荡开寒芒,随后向着张佳乐劈去。

重剑落下劈开风,剑意扰乱了一树繁花,花瓣如雪落下,却被一点寒芒刺破,又被另一道剑意惊起,飘飞于空中。

红衣似血,在重剑劈下时却轻柔的从那剑锋底下绕过,寒芒却在这瞬狠厉的向着孙哲平面门刺去。孙哲平一挑眉,一偏头躲过这点寒芒,手一抬,重剑从下挑上来,逼得那袭红衣不得不横剑抵挡。

树影似是被两人剑意惊扰,与这两人合为一体又似是惧于这两人的锋利又倏地远离了。

两人的剑越来越快,一道道剑气穿过枝丫,斩下一朵又一朵的桃花。剑光凌冽,寒光似是将空气也冻结。花瓣飞向空中,却惊惧这寒意迟迟不肯落下。

“你输了。”张佳乐说道,他看着孙哲平,目光平静,手里的长剑剑尖指着孙哲平的脖子。而孙哲平重剑刚抬起一半横在身前。

孙哲平放下重剑,看着张佳乐,最后笑着说道,“你赢了。”他的左手不住的轻轻颤抖着,他无声叹息着,把手背到了身后。

张佳乐自然看见了他的动作,他收起剑,把孙哲平背到背后的左手拉出来随后轻轻握住,他看着孙哲平的左手,手指轻轻划过他手掌上的那些纹路,划过那些透明的老茧,最后他说,“那你不走了好不好?”

孙哲平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。

他说,“好。”

那些被惊到的花瓣终于落下了,纷纷扬扬的在空中飞舞,然后落在地上,落入张佳乐的头发里,也落在孙哲平的心里。

评论(7)
热度(65)
  1. Jessintai来人啊给我退下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看着这位太太的文突然不敢动笔b